他和她:五对青岛夫妻创客的故事

2015年07月06日 10:50:52

    刘军&彭朱容:创业让彼此更加欣赏 

    四年前,刘军原来担任总工程师的公司大股东撤资,从事市场营销工作的妻子彭朱容也辞去自己的工作,两人顶着资金压力接下公司,成立了汉源微电子有限公司,打造了这个专业研发设计生产传感器的高科技技术企业。一个80后的市场女,一个是70后的技术男,以负债七八位数开始创业,现在年产值几千万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当初是谁先提出创业?另一方当时是怎么想的,是否支持,为什么?

    彭朱容:我已经不记得提出这个想法是谁先谁后了,最开始应该是他,我很支持,做到现在反而我更积极一些。我们两个是互补的,离了谁都不行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创业以后两个人各自负责哪一块业务?有没有在业务上出现分歧的时候?如何解决?

    彭朱容:他负责技术,我负责市场。创业的过程需要不断做决策,分歧必然存在。但我们沟通的很充分,上班沟通、下班也沟通,会比一般的创始团队的磨合效率更高。我们每时每刻地沟通,最终会把另一个人说服或者同化掉,价值观越来越一致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在创业过程中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?有没有后悔过或者想过退缩?

    彭朱容:我们最初创业是负债经营,欠债七、八位数,设想5年能还完就很不错了。最后用了两年还清,我记得那是元旦之前,我们俩去吃了哈根达斯火锅,庆祝我们不再欠钱了,觉得好开心好轻松。

    我们从来没有后悔过。为什么要后悔呢?创业其实是一件非常让人开心的事情,我在微信朋友圈里说过,创业会让你遇见更大的自己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你们觉得自己和上班族的夫妻有何不同?

    彭朱容:太不一样了。两个人在一起创业,改变是看得见的,彼此越来越欣赏对方。结婚8个年头,创业4年,现在的感情比以前更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朱瑞&高媛:不卖老婆不爱吃的货 

    朱瑞2012年和女友(现在的妻子)高媛一起注册了一家劳务派遣公司,但始终解决不了劳务派遣正规化的问题。今年朱瑞开张了一家淘宝店——朱小瑞美食馆,他想把店做得好玩儿,有人情味儿,还写了首打油诗,放在页面上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大学毕业后选择创业,是出于什么想法?家人赞同吗?

    朱瑞:我媳妇很支持,我们是同班同学,大一就在一起,这么多年了,她知道我天生不安分。但是双方父母还是希望我们找份稳定的工作,哪怕每月挣个三四千。我家在农村,父母就我一个孩子,有时候回家,我爸甚至不理我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两位是如何分工的?

    朱瑞:以前做劳务派遣公司的时候,她负责财务,我主要负责客户,但实际上基本没什么分工,啥事都一起拼。现在打理淘宝店,她就比较轻松了,负责拍照、修图。她爱吃零食,是试吃员,店里有个原则是“老婆不爱吃的货不做”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一毕业就创业,缺乏经验和原始积累,一旦遇到分歧,你们怎样处理?

    高媛:分歧最大的一次,是以前做劳务派遣时,他想让一个同学入伙,我当时意见很大,觉得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。后来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,还是要多交流吧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和没有创业的夫妻相比,你们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朱瑞:身边的同龄夫妻,看看电影,消费一下,旅行回来发发朋友圈。创业至今,我们一次也没有旅游过,没有时间。我们去年十一结婚,没买房子,也没大操大办,钱得用在刀刃上,有1万,我就想着让它变成1万5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李泽伟&许宁:经历过的都是财富

    李泽伟和妻子许宁三年前辞掉工作、卖掉房子到高新区创业,住在厂房忍受刺骨的寒冷、每天往返100多公里接送孩子、产品遭受质疑……所有的这些经历和困难都没有阻挡两人的脚步。徐宁表示自己的工作就是“全力支持李泽伟实现他的梦想”,而李泽伟的梦想就是给用户提供数字化智能工厂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当初是谁先提出创业?另一方当时是否支持这个决定,为什么?

    李泽伟:最早是我提出准备创业的,当时许宁是坚决支持的,她在工作中几乎从来不质疑我的一些决策,就是想帮我实现自己的理想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创业以后两个人各自负责哪一块业务?出现分歧的时候如何解决?

    李泽伟:最初的时候整个团队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主要负责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,许宁负责其他一切琐碎的事,相当于一个管家。有分歧的时候,我们都会先搁置半天到一天,各自冷静地多方面思考之后再商定,一般都会达成一致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遇到过什么样让自己刻骨铭心的困难?有没有后悔过?

    许宁:因为卖掉了房子,当时我们就直接住在厂房里,那年冬天异常寒冷,有一种冻到了灵魂深处的感觉。

    说从来没有后悔过大家可能不信,但我们俩的性格都是愈战愈勇型的,心里非常清楚,虽然目前存在困难,但我们有能力去改变,因为我们拥有非常迎合市场的核心技术。

    青岛创客:两个人都创业在时间上难以自由掌控,如何处理创业与家庭的关系,尤其是对孩子?

    许宁:觉得还是亏欠孩子很多。记得有一次周末想带孩子出去“看看人”,然后坐上门前唯一的一趟公交车,就想哪里人多咱就哪里下,结果就一直坐到了终点站,给孩子买了包跳跳糖,然后又坐了回来……

    

责任编辑:刘佳旎

  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,登录发帖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。